《豪门囚婚:慕少强势宠》无广告在线免费阅读

第一章:再见旧情人
云城的六月份,天气很热了。

辉腾地产的会客室中,简善已经等了两个多小时了!

秘书说总裁正在忙,所以让她先等一会儿,可这一会儿,就是两个多小时,而昨天和前天也一样,她在预约的时间来,等了几个小时,等来了秘书,说总裁下班了让她先回去第二天再来,她今天又来了,却也没有见到那位辉腾的CEO,简善知道,其实不是忙,而是故意不见。

她却不明白,辉腾主动找事务所要合作项目,指名要她来谈,为什么一连两天晾着她,好像是故意为难,可就算是不明白,她也只能等,因为这个项目对公司很重要。

终于,在她以为自己今天又白来一趟的时候,会客室的门打开了,秘书让她去见总裁。

简善跟着秘书去了总裁办公室,推开门后,秘书没进去,让她自己进去,简善没多想走了进去,刚走进门,身后的门被关上了。

简善往后一看,觉得有些奇怪,却没多想。

她不动声色的拧起了眉梢,四下看了一眼这只有黑白两种冷色调的办公室,以她的专业眼光来看,这个办公室的风格很好,简单冷肃却很大气,这种风格,简善觉得有点眼熟。

办公室里没有人。

怎么回事?让她进来了,却没有人在?

就在她纳闷的时候,办公桌后面的一个暗门打开,从里面走出来一个人。

简善听到开门声看过去,当看到出来的人那张熟悉的脸时,呼吸一滞,身子陡然僵硬,只觉得脑子轰的一声炸开,嗡嗡作响,脑海瞬间空白一片,手脚冰冷。

直到一个冰冷讽刺的声音响起,她才猛地回神。

“这么多年不见,一看到我就像见鬼一样,看来是很意外我没有死啊。”

简善瞬间惊醒,不可置信的看着已经走到她面前站在三步外,正在讽刺玩味的看着她的男人,姣好的面容瞬间失色,指尖都在颤抖。

“你……你是慕迟?”

男人哂笑,过去从来只会温柔看着她的眼眸,现在却蓄满了讥讽的意味儿,眼底没有丝毫温度,似笑非笑:“难得沈家大少奶奶还记得我这么个小人物,真是荣幸至极!”

沈家大少奶奶六个字,他咬的极重,讥讽的语气也更重。

简善脸色霎时血色全无,心里慌乱无比,也痛的几近麻木。

简善艰难的开口,声音艰涩沙哑:“慕迟……怎么会是你?”

男人邪邪笑着,缓缓靠近她,语气玩味的问:“不是我……那沈大少奶奶以为是谁?”

简善张了张嘴,说不出话。

他莫名一笑,转过身走到旁边的沙发上,懒散随意的坐下,眉目间染上一抹邪气,用一道讥诮的口吻道:“也难怪沈大少奶奶惊讶,估计是觉得我这种没钱没权上不得台面的穷小子,一辈子都不可能出现在这种地方的吧?”

没钱没权,上不得台面……

“你一没钱二没权,除了长得好看一无是处,不过就是个上不得台面的穷小子,我跟你在一起只是因为觉得新鲜,玩玩而已,难道你以为我堂堂简家小姐,会跟你这样的人过一辈子?”

当年分手时她和他说的话,就像一记惊雷在耳边响起,震得简善浑身发麻血液凝固。

这就是报应么?简善苦涩的想着。

“慕迟,你……”

她刚轻喃出声,就被他冷到极致的声音打断:“我姓程,简小姐可以称呼我一声程总,至于我的名字,你还没有资格叫!”

他突然改了对她的称呼,她却一时没注意到,只听到了最后一句话。

以前,她叫他慕迟,他不高兴,让她叫他阿迟,他说这样叫比较亲昵,他喜欢,他说,只有她可以这么叫他,可现在五年不见,他连他的名字都不许她叫了。

他姓程,听说辉腾地产是程氏集团的产业,他是程家的人?

怎么回事?

简善咽下心头的一抹苦楚,压下心中的震撼和疑惑,深吸了口气,才勉强恢复了几分血色,冷静的扯出一抹职业式微笑,却比哭还难看,说:“程总,你好,我是HU建筑设计事务所的简善,今天来是……”

他不耐烦的打断:“我知道你是谁想做什么,不用废话!”

简善一僵,抿唇无措的站在那里。

他靠着沙发,手随意的搭在两边,散漫慵懒,和过去的清俊温和不同,他眉目间染上了几分凉薄的笑意,挑眉问:“你想要拿下这个项目?”

“……是。”辉腾最近正在筹备一个度假村项目,很大,如果能落到HU事务所,事务所就能顺势扩大规模。

他坐正了姿势,双手叠在身前,上下扫了她一眼,点了点头:“可以,不过我有条件。”

简善心脏一紧,有些警惕的看着他:“什么条件?”

他英俊的脸上,扬起一抹夹杂着暧昧的邪笑,明明坐在那里如此优雅从容,说的话却让她难以置信,他说:“简小姐,男人跟女人的那点事,不用我说的这么明白吧?”

“你……你想让我跟你……不可能!”

绝对不可以!

程慕迟似乎不惊讶她的拒绝,也不在意,随口道:“那就没办法了。”

简善张了张嘴想说什么,那边休息室的门再度被打开,竟然走出来一个女人!

一个长得风情万种的女人,长得有点眼熟,此时穿着一件浴袍,而刚才,程慕迟也在里面出来……

简善错愕,有些难以置信,心头的那根弦,嘣的一声,就这么断裂了。

那女人扭捏着走了过来,得意挑衅的看了一眼简善,走过去坐在男人沙发扶手上,动作自如的搂着他,娇嗔道:“程少,有人家一个还不够么?怎么还要招惹一个有夫之妇,难道是人家做的不好么?”

程慕迟伸手,微微挑着女人你的下巴:“吃醋了?”

声音竟然是难得的温和,带着一丝磁性。

“讨厌!”

“乖,回去换身衣服,一会儿带你去吃晚餐。”

女人很听话:“好,那程少等着啊。”

说完,站起来往休息室走回去,路过简善面前的时候,给了简善一个得意地笑。

简善如梦初醒,忽然待不下去了,忍着心头的剧痛,努力不让自己失态,丢下一句话就要转身离开。

她需要马上离开,好好捋一捋心头的一团乱麻。

“既然程总忙,那我就不打扰了。”

可她还没走到门口,后面响起了他冰冷的声音:“站住!”
第二章:你不愿,我还觉得恶心呢!
简善脚步下意识顿住。

然后,又响起了他依旧冰冷地声音:“我让你走了么?”

简善咬了咬牙,鼓足了勇气才转过身来,脸色虽然不太好看,可也勉强维持住了仪态,她故作镇定的说:“程总,我是应邀来谈工作的,不是你的下属,何况,你已经无意与我们事务所合作,我的去留,不需要经过你的同意!”

话是这么说,可她的手,却捏着拳头隐隐发抖,彰显着她此刻凌乱动荡的心境。

他嗤笑:“简小姐以为,没有我的允许,你能走得了这个办公室的门?”

简善一惊,转身一看,办公室的门是指纹密码的,她打不开……

简善知道,他肯定不会轻易放她出去,她深吸了口气,转头看他,直接问:“慕迟,你到底想怎样?”

他目光冷漠的看着她,脸上也没有表情,没说话。

简善又说:“你这样是非法拘禁,你是学法律的,别忘了你这样是犯法的!”

他就没什么反应,只冷冷的看着她,就在她又要说什么的时候,站了起来,走向她。

步步紧逼。

简善见他一步步走来,丝毫没有停在她面前的意思,后退了几步,却被冰凉的门板挡住了,退无可退。

程慕迟就这样逼近,与她贴身站着,幽深的目光中,是掩盖不住的轻浮和玩味,还有那怎么样无法忽视的恨。

简善浑身僵硬,明明手没有被桎梏,她却已经动弹不得,心脏怦怦直跳,鼻翼间全都是他的气息,混杂着淡淡的烟草味。

他吸烟了。

他以前不吸烟的。

他挑起她的下巴,饶有意味的左右看了看,哂笑一声:“看来这些年过得不错啊,这张脸养的都比当年好看了。”

“你……唔!”简善瞪大了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那张俊脸,眼中都是惊愕,惊得一时间没了反应,直到唇上粗鲁的啃咬吸吮令她发痛,她才猛地惊醒,奋力推开他,想都没想就抬手一个耳光打过去。

“啪!”

响亮的耳光声响彻办公室,男人脸偏着,她太用力,他皮肤白皙,所以一个红色的巴掌印很快现出。

在那清俊精致的脸上,格外的醒目。

打完之后,简善手都在发抖,又是羞愤又是心慌。

他竟然强吻她,她竟然打他了……

她心慌着,他缓缓转头看向她,脸色很平静,眼底却氤氲着一抹阴狠愤怒,眯着眼看她,闪烁着危险的光芒。

声音冷到了极点:“简善,你找死是么?”

简善心颤了几颤,可还是极力稳住自己,昂着下巴神色无惧的看着他,倔强不屈的说:“我知道当年是我对不起你,你恨我厌我理所当然,可是慕迟,你别忘了,我结婚了,是有夫之妇,不是你能动的人!”

“呵~”他讽刺的笑了笑,把她上下打量了一遍,笑的愈发邪佞讥诮,看着简善如同看垃圾的眼神,令简善心痛的几乎窒息,说出的话,更是像利刃插在她的心上,他说:“简善,你太看得起你自己了,一个结了婚的女人,被别人用了这么多年,我程慕迟还不屑沾染,你不愿,我还觉得脏呢!”

原来有些话,真的可以伤人于无形,令人痛不欲生。

简善垂眸敛下眼中的黯然刺痛,似有若无的扯开一抹笑,又苦又涩。

程慕迟似乎生了厌恶,不想再见到她,走了两步去开了密码门,然后转过头去没看她,只冷声道:“滚!”

简善几乎是落荒而逃,顾不上保持仪态。

还好这个时候早就过了下班时间,她从三十二楼下来,一直到楼下停车场,都没有遇上什么人,她急匆匆的上了车,坐在驾驶座上,久久没能从惊骇心痛中缓过来,之后,抬手轻轻摸着自己的唇,泪水汹涌而出,趴在方向盘上忍不住哭了。

她做梦都没想到,还会再见到他,这个她魂牵梦萦了五年,想起来心都会痛的男人。

可是,为什么……

简善回到沈家大宅的时候,已经是九点之后,手机都被打的没电关机了。

因为哭过了一场,所以脸和眼睛有点肿,眼睛也红了,去美容院弄了一下,然后化了个妆才回家的。

刚进门走到楼梯下面,就和一个女人撞上了。

那女人是沈家二少奶奶,云佳,她的妯娌。

一看到她,云佳那故作亲热却阴阳怪气的声音就响起了:“哟,大嫂回来了?怎么今天这么晚啊?不会是刚和人约完会回来的吧?”

简善以前对云佳能不理就不理,不想争吵,也没心思理会,可现在,她心情很不好,忍不住冷声回了一句:“弟妹不出去工作,所以连出去上班是要加班的常识都没有了么?”

云佳有些惊讶,在周围正在忙活的几个佣人也很惊讶,以前简善性格很淡,不管云佳说什么不好的,她都不会在意,今天却一反常态了?

云佳惊了一下,然后反应过来就恼了:“简善,你……”

云佳刚开口,一个略有些威严的声音在云佳后面响起:“你们这是做什么呢?”

云佳脊背一僵,立刻住了嘴,转身,笑着叫了一声:“妈。”

那是个看着四五十岁的中年女人,保养得宜,神态威严,有些不苟言笑,是沈家的女主人,也是现在沈氏集团的董事长,裴娟。

她嗯了一声,看向简善,态度略柔和了些:“善善回来了?”

简善嘴角微扯,淡淡的叫了一声:“妈。”

“吃饭了么?”

“吃过了。”

裴娟点了点头:“那就快点上去吧,你今天回来的晚了点,刚才明川都问了。”

简善抿唇嗯了一声,然后上楼。

她身影消失在楼梯上后,裴娟目光不善的看向云佳。

云佳没敢看她,弱弱的叫了一声:“妈……”

裴娟神色严厉语气不悦:“她是你大嫂的这件事,不要每次都让我来提醒你!”

云佳心头一颤,裴娟已经转身走人。

云佳暗自咬牙,目露怨毒和不甘。

可恶……

简善上二楼后,在房门口犹豫了一下,在拧开门把推门进去。

房间很大,风格温馨,可扑面而来的,却是无尽的冷意。

房间里没人,而阳台外面,一把轮椅停在那里,轮椅上坐着一个男人,背对着这边,明明是那么萧瑟孤寂的背影,让人看着会忍不住心疼,可落在简善眼中,没有心疼,只有……畏惧!

她漂亮沉静的严重,涌现出一抹恐惧,转瞬即逝。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指数:★★★★★

豪门囚婚:慕少强势宠》已出全文

如想免费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简书文学 回复:《豪门囚婚:慕少强势宠》 即可免费阅读全文《豪门囚婚:慕少强势宠》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tianmiqingge.com/?id=2831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