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狼仙侠传》玄幻仙侠短篇小说甜文在线免费阅读无广告无弹窗

始原(一)
夜——另一个世界,各种活动在进行。

午夜的T市已渐渐归于平静,大多数人都已经深深的进入了梦乡。然而几条黑影借着微弱的光芒穿行于大楼之间,如果有人看见了一定会非常吃惊,因为他们是在楼顶纵跃着,一跃就十来米。当第一个身影到达T市的一个高塔时他停住了,因为在高塔的一处平台上迎风立着两个人,借着微弱的灯光可以大慨可以看清是两个30左右的年轻男女。男的虽然看上去很普通,但他的眼睛却散发着微微的光芒;女的却很漂亮,只是从黑影上来到现在他从没有离开过他怀中的事物,原来他的怀中是一个沉睡的婴孩。

夜更静了,然而好似黑影不喜欢这份宁静一样,首先打破了用他那沙哑的声音道:“凌天还不快把宗主要的东西交出来,不然我绝天定让你血溅当场,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而回答他的只是重重的一声冷哼;绝天看自己的威胁起不了一点作用,哼了一声后,一挥手,后面的几人很快就把凌天两人包围了起来,并且几人手指也在这时不停的舞动了起来且指间流动着比夜还要漆黑的诡异气流,当气流升起后,头上出现的不再是星空而是一片的黑,当黑衣人移动时,凌天柔情的看了看自己的妻子雨然。雨然看着丈夫眼中一闪而失的柔情,微微的笑了一下,并再次把目光移向了怀中的婴孩。

凌天在次面向黑衣人时只有冷冷的杀意,对面的绝天脊背不由升起一阵恶寒,不由想起凌天以前的种种。可是凌天却心急如焚,雨然刚生完孩子,不然也不会让宗门的人这么早找到,只有快速解决,了然心中后已肉眼难辩的速度冲向了绝天,绝天仓促接招,只见幽光一闪,平地一声雷,凌天已闪身回到了雨然的身边,受伤的绝天反而笑了起来那声音让人听了难受,大笑到:凌天你今天别想活着离开让你尝尝诛仙阵的厉害,出身魔宗的凌天当然清楚诛仙阵的厉害,心里更急于是传音给雨儿“和孩子走吧!我会找到你的”雨然的心不由得一紧只是看着丈夫的背影没有说一句话。

而在这时的凌天手中已然多出了一把漆黑的长剑。黑衣人都脸色一变并且也在这时都冲向了凌天,很快就交手了几个回合,凌天一直牵制着众人,看了一眼背后的妻子,并也在这时把剑举过头顶,丝丝黑气游走于体外,最后集中于剑身,发出蒙蒙幽光,大喝一声击出,当十几米的剑气过后地下留下的是一个巨大的裂缝和一堆堆碎肉,然而剑气去势未减直接撞在了刚才结的结界上,把结界撕开了一个一人大的裂缝,也就在这一瞬间雨然动了,一跃出了结界;现在才反映过来的众人已赶不上了;凌天看了眼雨然的方向笑了一下,心道“现在应该是用这具残破的身体完成最后的事了。”凌天调动着体内的力量疯狂的压向了丹田的元婴,意识越来越模糊,凌天用这最后的意识不断的压缩着,这时绝天也感到了不对,看到已成血人的凌天不由亡魂大冒,大叫道;“快阻止他”,可是已经晚了。

雨然快速的在街道上穿梭,很快就到了郊区,可是背后的一声巨响让他没有再向前迈,看这丈夫的方向,一滴泪珠沿着脸旁滴在了婴孩的小脸上,站了一分钟后最终毅然冲入郊区的树林中消失不见。

神龙架,一个神秘的地方。但是也是一个美丽的地的地方。

清晨的神龙架更美丽,早晨是充满生机的但是有一处却不是那样的,因为那有一个已失去了生命的生命体,他的周围充满了压抑。那是一个美丽的女人,一个已经失去了生命却不愿离去的生命,因为他的眼睛没有闭上,而是看向了他怀中的幼小的生命。

如果有人靠近看的话,你会看到他眼中那还残留的那一丝留恋,那一丝无奈,那一丝爱。也许是因为他周围的压抑气愤,所以一致没有什么动物打搅他们,但是万事都有可能的,这不,一匹银狼带着几分警惕和兴奋慢慢的靠近了那已经失去生命的生命体,接近后它叼起女人怀中的包裹快速的窜入了茂密的丛林消失不见。

而此时的尸体——也就是雨然,他的手指动了动,怪异的事发生了,只见以雨然为中心的周围生命都失去了生命的光泽,慢慢的雨然站了起来,眼中透着迷茫,他下意识的看了看怀中,可是他并没有发现什么,他感到他好像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一样,摇了摇头。然后他的周围出现了犹如水一样的波纹,他的身影在这时漫漫的变淡直到消失,只有那随风变成粉尘的植物,告诉我们他的存在。

夜是动物狩猎的时间,不远处就在上演,猎手是一匹狼,因为他有一双冒着绿光的眼睛,它慢而细长的吸了几下,它要扑着空气中的那一丝信息。它的绿光弱了,因它的猎物已经很近了,但它并没马上行动,因为它要成功,而那只鹿在发现危险时它已经生气了生命,在快速的吃完了晚餐后消失在夜色中,回荡在山间的只有阵阵狼嚎。

在神龙架中心地带存在着的动物主要是狼,因为它们的团结,每个月圆之夜它们都会来朝见他们的头领,那是一匹巨大的银狼。在它的旁边是一匹看不出颜色的狼,不,是一个人,对是一个人没有错,只是他的眼中有如狼的凶光,如果按人的年龄来看,是一个四五的男孩。

银狼如一个君王一样慢步行上了它的王座——一块突出山体的平台。它俯视着下面的狼群,而下面成千上万的狼低下了它们的头以是对王的尊重,而跟在后面的小男孩也在这时安静了下来,然后是阵阵狼嚎,成千上万的,那种气势让周围几里的生物都颤抖的倒在地下。天空的月亮也在这时变得更加皎洁,淡淡的银辉都向一个地方移动,好像有什么吸引一样,原来才是银狼头上发光物也就是非人的生物的本源——内丹。

美好的事物为什么总是有人要破坏呢?哈!哈!没有想到在这个破败的星球上居然还有这么纯净的生命能量,吸收了一定很好,哈!哈!狼群也在这时发现了这个一身散发着诡异的黑衣人,它们向入侵的敌人发动了进攻,尽管那个男子给了它们很大的压力但它们为了它们的王还是冲了上去,只见黑衣人挥了一下手,一道黑色的罡风冲向了狼群,很快就接触,而结果就是狼群个个变成了炸弹,变成了一块块碎肉,天上也下起了雨——血雨,但是对已经红了眼的狼群来说这并没有让它们停下前进的步伐。

嗷!一声带着苍凉,深沉,愤怒,高傲的狼嚎,让那些桀骜的生命体停下了脚步。哈!哈!不错知道那些东西对我没有用的,你准备自己来了吗?

哈!哈!不知道我把他们全部宰了怎么样?说完看向了狼群,狼群被他现在的气势所摄都向后退着。

黑衣人看着自己的目的并没有达到反而让一头畜生给算计,皱了皱眉,收起了轻视只心。然后说到:“为了表示你一个王的身分,以示尊重告诉你我叫残天噶!噶!”在最后一声噶还没有发出就冲向了银狼,在身后带起一片虚影,银狼并没有被打中而是用不下于残天的速度和残天进行了第一次接触,好似天地都不能承受一样,发出阵阵气暴,像是在哀鸣一样,很快他们就再次的碰撞在了一起,只见天上犹如两颗彗星相撞一样,一颗银白色,一颗红黑色。相撞所溢出的能量成圆型方式向外扩散,摧毁着一切阻碍他的事物,大树被拦腰折断一大片,山崖也被切出一个大的出奇的口子。再次的分开是银白色的被撞向了山崖,胜负也就可想而知。
始原(二)


噶!噶!没有想到在这居然看到了在只有在神界才存在的噬天狼,虽然还没有成年,但把你拿去炼魔兵我看在修真界还有那个敢小看老祖我,哈!哈!边笑边靠近了噬天狼,可是现在的噬天狼已经不能动了,身上布满了深可见骨的伤口,银色光亮的皮毛也已经被焦黑所掩盖,一条黑影拦在了噬天狼的身前冲残天发出低嚎,不错是那个小狼孩。

残天看着这个幼小的生命,带着残忍嗜血的凶光,把魔掌伸向了小狼孩,也许是感觉到了生命的威胁,他拼命的挣扎都没有成功,噬天狼好似也不愿意看到一样痛苦的闭上了眼。

掌并没有如预想的落下,因为被一声佛号打断了,也许残天太集中了已至于没有发现自己的背后已经出现了一个人,不由的惊出了一生冷汗,而且是修魔者的客星。出现在残天后面的是一个身穿黄白色袈裟的老僧,面上始终带着微笑,看到他的笑让人有种沐浴在春风中的感觉,一对白眉让他增添了几分慈祥。

“施主你的厉气太重了。”

“你走开,不然我吃了你。”说完残天还下意识的添了添嘴唇。

老僧的神色不变的说到“施主得饶人处且饶人吧!”老僧就这样说个不停的,好似越说越有劲。可是这样可让残天吃尽了苦头,原来老僧在话中加入了舨若力,虽然老僧才结出舍利,但是刚才和噬天狼的战斗让自己也受到了很大的创伤并且是老僧有意而发,而自己不小心遭了暗道。

啊!伴随着这声仰天长啸,残天的身体周围翻起了阵阵的红黑色的雾气,当他把目光再次移向了老僧时,老僧那多年不起波澜的心海还是不可抑制的抖动了几下,因为在自己面前的残天睁着一双红色的眼瞳和散发着比刚才还样重几十倍的凶历之气。

残天扯动了一下嘴角,然后快速的冲向了老僧。

砰!如滚雷一样的声音在山崖周围响起,震得土石乱飞,老僧用一个法轮挡住了残天不知道何时出现的兵器——剑,两者的战斗是两个极端,一静一动,残天就像一个皮球一样和老僧撞击着。不断还可以听见老僧的《九字真言》和残天的《残天七暴》所发出的喝声。

战斗中的两人并不知道噬天狼已经睁开了眼并慢慢的靠近了小男孩,靠近小男孩后噬天狼吐出了一可银白色珠子,并且把珠子压入了小男孩的身体里,然后叼起了小男孩向着山崖的某处,一处深不见底的洞穴,噬天狼把小男孩放入了洞穴中,看着小男孩快速下落的身体噬天狼永远闭上了眼睛,身体也化成了点点光芒消失在天地间。

且说掉下洞穴的小男孩并没有如料想的那样被摔的粉身碎骨而是在要到洞底后,噬天狼压入的内丹如一个载体,小男孩悬浮着在洞穴中漂移着,也不知道飘了多久,当噬天狼的内丹耗尽最后的一丝的力量,再次进入小男孩体内,这时出现在小男孩面前的是一面石壁,当小男孩到达后,石壁亮起了微微的金色的光芒,石壁就像活了一样,如水一样流动着,不错是流动着的,天地的能量也在这时急速的涌向了石壁。

而外面的世界好像也受到了影响,天空的月亮被乌云挡住了光辉,而且乌云还在不停的爱聚集,慢慢乌云形成了一个一个漏斗状的云团以更快的速度吸收着天地中的能量,老僧和残天也感觉到了天地中传来的压力而停止了下来看着漏斗状的云,现在的云团比开始时小了很多,但是漏斗状的云的中心由于高度的压缩出现了手臂粗的闪电来回不的在云团中穿梭,大地也被云团的搅动而产生了巨大的罡风,让已经沉重的山谷再次雪上加霜。而石壁也在这时停止了流动,出现了一个由能量构成的玄奥的圆型图形。

玄奥的圆型图形上有着各种古朴的花纹,犹如金色的液态金属一样在上面流动着,当上面的花纹亮起来时,外面的漏斗状的云的也再次发生了变化,只见漏斗状的云的中间亮了起来由如一颗小太阳一样,慢慢形成一个巨大的能量球,他就像没有吃饱一样贪婪的吸食着周围的一切。天地的一切都奔向了他,残天和老僧也早已经离开了他的吸食的范围,但他们额头的汗水告诉了我们,他们并不那么好受,他们都感觉到了人在天地之威的面前是多么的渺小,而能量球由于能量的过于的聚集而在他的周围出现了空间断层,以至于刚才的亮光完全被外面的黑色外壳挡住,和刚才形成了宣明的对比。

波!犹如蛋壳一样的碎裂声,然后是强烈得可以刺瞎眼睛的强光和随之而来的轰天巨响,天地都发出了颤抖。当老僧和残天从地底爬出后,眼前的光景居然让他们有了在世为人的感觉,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半径有100里的巨型深坑,原先的山崖已经不存在,印入眼中的是一个还没有消散的巨大的蘑菇云,大地也被深深的刮去了一层。而在能量球放出的能量击毁山崖的时候玄奥的圆型图形,也在这时放出了万丈毫光,如长鲸吸水般的一丝丝的吸光了能量球的能量,最后把他压缩成一个鸽蛋般大的金色的小球,然后和玄奥的圆型图形一起隐入了小男孩的身体中,如果老僧和残天知道外面所造成的效果只是溢出的能量所造成的,不知他们又作何感想。

小男孩在金色的小球进入体内后也发生了变化,身体犹如蛇蜕一样脱去了他的“外衣”当完全蜕去后,一股灭天的气势冲天而起,虽然只是一闪而逝可是却苦了外面的残天和老僧,他们只是想尽早的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几个身影过后他们消失在了这个是非之地,身后的爆炸好象在告诉他们,他们是多么的民智。

夜也在这时恢复了平静。

在神龙架的外围一辆山地越野车在缓慢的向着神龙架的中心开进。

神龙架的夜处处存在着危险,而抵御猛兽的最有效的办法也就是最原始的方法——火。在神龙架的中间地带就有一处火光,在黑暗的神龙架中显得十分的显眼,不知道是探险的还是科研的,那是四人一队的小团体,一看就知道是以家的团体,因为成员是一个老人和两个年轻的还有一个只有三四岁的小女孩,说起老者在中国的商界那可是很有名的啊!叫黄天以自己20之龄创立了黄天集团,在以几十年的时光把黄天扩大了几倍。

只见30左右的年看着火堆对黄天道:“爸,为什么我们要到这样的地方来啊!现在公司受到了那几家的共同压制,以至现在让公司的员工都变的人心惶惶啊!哎!”

“秦儿你掌管黄天也有几年了啊,怎么还是这样啊!看看你现在什么样,我告诉过你不管什么时候都要保持一颗冷静的心,如果公司真的被他们压跨也没有什么的啊!难道我们还会被饿着,我可要我的蕊儿快乐的生活啊!”说完还慈祥的摸了摸自己孙女的头。

虽然小蕊儿还不能理解大人他们说的什么,但是他还是感觉到了爷爷那的爱,开心的笑了起来,是那样的纯洁,不带一丝杂质。

也许周围都感受到了蕊儿的笑,气氛也不在是开始那么的压抑。

黄天看着自己的儿熄说到“灵儿,蕊儿睡着了把他放到车上吧!”黄灵儿笑着点了点头走向了越野车。

看着自己一手带大的黄灵儿,黄天倍感欣慰,虽然不是自己亲生的,但自己对他的关爱一点也不比自己儿子少,而黄灵儿也没有让自己失望,在自己的妻子离开的这这十几年中,黄灵儿照顾着这个家,如果没有黄灵儿不知道自己和儿子怎么过的都不知道啊!一声长叹也不由自主的发出。

看着很少出现这种情况的父亲,黄秦也陷入了沉没。

“秦儿你母亲离开我们也有十几年了吧!”黄秦虽然不知道自己的父亲为什么说这些,但还是回应性的点了点头。

“我也是要走的人了。”黄秦正准备说些什么但却被父亲的话打住了。

“你知道为什么我在这几年中把黄天交给你而没有管吗?以后黄天还是要看你啊!我不可能一直把你护在我的羽翼下,你也应该自己学会自己走了。”

黄秦陷入了沉没,夜也陷入了沉没。

留下的只有火燃烧的劈啪声。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指数:★★★★★

龙狼仙侠传》已出全文

如想免费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简书文学 回复:《龙狼仙侠传》 即可免费阅读全文《龙狼仙侠传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tianmiqingge.com/?id=3632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