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难训》无广告免费在线阅读

第十章 陈楠
经过两个不眠之夜,辛良人意识到自己不能坐以待毙了,便去同样被失眠困扰的兰嫂哪里要来了两颗安眠药。

  就这样,她依靠着发达的医药科技,睡着了!

  起床的时候是下午三点多,兴许是觉得还早,辛良人便先去浴室里面洗了个澡,然后裹着浴巾打开衣柜挑衣服。

  本来她看中了一套水蓝色的泡泡袖齐膝连衣裙,结果穿的时候,才悲催的发现,裙子太大,穿起来就像是套了个有着好看颜色的麻袋。

  憋屈!

  下楼的时候,辛良人正好碰见白藤坐沙发上看报纸,后者打量了一下她的衣着,极其不情愿的开口,“去哪?”

  白三在公司里,一般都是到了晚上八九点左右才会回来,陶巧是正宗的少奶奶,整天除了美容逛街做指甲,就是练练瑜伽喝喝茶,说白了,也是不经常在家。而白六的公司在东洛城,为了工作,他大概十天半个月回来一次,至于辛子衿,本来她是白六的得力干将,夫妻俩一起处理公司事务的,但因为儿子住院了,所以现在不得不每天一大早就起床炖这汤炖那汤,然后给送到医院去。

  而辛良人的堂妹白齐嘉,得每天去学校里接受教育,所以白藤是属于那种闲到蛋疼,但不仅不能说疼,还不能把疼表现在脸上的,老别扭。

  其实,白齐嘉还有个哥哥,叫白棋,今年二十有二,还在上大学。不过,听兰嫂说,白棋学习成绩不太好,是属于那种,不是去泡妞就是被妞泡的纨绔子弟,所以,鲜少归家。

  握着门把手,辛良人纠结了许久,才回过头来,道,“找朋友。”

  “兰嫂,让司机先载她去商场买两身衣服,然后再载她去见朋友,万不可叫人笑掉了大牙。”

  嫌她丢人?

  不等兰嫂答应,辛良人便打开房门,走前,又回头朝坐在沙发上的白藤做了个鬼脸——

  “老家伙,讨人厌!”

 ……

  京都市某大学校门口,身穿白色上衣和浅色九分裤的辛良人正踮着脚尖趴门卫室上张望,然后在确定里面有人之后,她伸手轻叩了玻璃窗面。

  “叔叔你好,我找陈楠。”

  门卫是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大叔,打开玻璃窗,瞧见只冒出半个脑袋辛良人后,他便拿起登记本,熟练的问道,“哪个系的?”

  对此,辛良人老实承认,“不知道。”

  “你不知道你男朋友什么系的?”

  “你怎么就知道我是来找男朋友的?”

  “这不废话么?”大叔微囧,却还是耐心的解释道,“这上大学的人,就两类人,一是来正儿八经读书的,二是来浑浑噩噩混日子的,然而,在这两类人里面,有一个极其相似的共同点,就是甭管是来念书还是来混日子的,只要不丑的惨绝人寰,都会因寂寞难耐而找异性或者同性,然后在一个个不眠之夜里,友好的互相帮助。”

  大叔讲的很含蓄,但辛良人还是很可耻的听懂了,不过,她可以装听不懂!

  露出一排漂亮白净的小贝齿,辛良人笑道,“叔,人我不找了,打扰你真是不好意思,再见。”

  “不找了?那个,我可以帮你广播的!”

  “……”

  校门口街对面的大树下,辛良人蹲在那,小小的一团儿。

  陈楠是林婶的儿子,盐水村人,村支书之子,在黑白电视机都还达不到普遍的时候,他们家就已经有了村里第一台彩色电视机,所以,他们家是盐水村有口皆碑的豪门!

   小时候,辛良人是个外貌协会,瞅见长的好看的,花里胡哨的,就五迷三道的迈不开腿儿。而她之所以会和陈楠有交集,也仅是因为,在看到村长儿子的长相后,陈楠的出现,就像是初夏里绽放的雏菊,那么芬芳,那么明媚,那么好看。

  那么像一个,已经不记得了的,熟人……

  “我就再给你最后五分钟的时候,五分钟后,你要是还没有出现在我眼前,我就再也不理你了!”

  离辛良人不远的地儿,停着一辆颜色特别鲜艳的红色跑车,跑车的驾驶室上坐着一年纪不大,但打扮很时尚的漂亮女人。眼下,女人正拿着打着电话,满脸笑意,一点生气的意思都没有,“我在你学校门口,快点出来,不然五分钟后我走了,你就抱着大树哭去吧,哼!”

  五分钟快到了,俊秀的男人从校门口跑出来,然后直径跑到红色跑车面前,亲昵的喊着女人的名字,“娜娜!”

  因为时间仓促,男人的唇角上残留下了些许牙膏泡沫,穿着白衬衣黑长裤的他,看起来简单纯粹又透彻。像一颗在太阳下飘扬的肥皂泡,明明是透明无色的,却在太阳光的照耀下摇曳出了斑斓色彩,特别好看。

  女人优雅下车,然后故作不满的娇嗔,“你忘了你答应我的,今天要去我家吃饭吗?”

  “没有没有!”

  “那你是想让我爸妈等你吗?”

  “大小姐,你不要闹了,我已经很快了。”男人有些无奈,但很快的,他灵机一动,竟然伸手去抓跟前儿女人的纤腰。

  当下,女人便因忍不住笑,而破了功,“呵呵……哎哟!你不要以下犯上的挠我痒痒好不好?这可是在你们学校的大门口,本来形象就不好,所以拜托你不要再给自己抹黑了,呵呵,好痒啊!”

  “只要你不生气,就算是黑到非洲去,我也乐意。”

  “油嘴滑舌,讨厌……”

  起身,辛良人伸手摸了摸胳膊上冒出的鸡皮疙瘩,然后幽怨喊道,“陈楠,我死的好惨啊!”

  “良人?”男人惊恐,像是七月半见到鬼,连忙稍息立正站好,“你怎么在这!”

  “我一直在这,只是你忙着红杏出墙,没看到我而已。”

  “不是,我是说,你怎么在京都?你不是应该在盐水村吗?”

  女人的第六感是灵敏的,剧情都发展到了这儿,陈楠的正牌女友刘琳娜绷不住了,伸手指着辛良人的鼻子,怒道,“她是谁?为什么她知道你的名字?为什么她要说你红杏出墙?为什么她要来京都找你!陈楠,今儿个你不把话给我说清楚,我跟你没完!”

靠,这么彪悍?

那就好玩多了……
第十一章 小时候的事,不能当真
旁边,辛良人也不闲着,继续添油加醋,“陈楠,我瞧你印堂发黑耳后见腮,就知你最近必起祸端。呐,看在咱两有过一腿儿的份上,我给你掐指算算,算算啊……”

  “良人,你别闹了!”

  “哎呀!”无视陈楠近乎崩溃的哀嚎,辛良人怪叫一声,然后板着指头,一脸严肃的说道,“搞了半天,原来你就是传说中百年难得一遇的天煞孤星!你丫牛逼啊,貌似打今儿起,你就要克爹克妈克媳妇儿,克叔克姨克大妈!完了还有牢狱血光之灾!你说你这么牛逼,还活着干嘛啊?赶紧抹脖子上吊赶去投胎,不然地球都要给你克没了!”

  “良人……”陈楠再度开口,他感觉自己快哭了。

  “不用说,我都知道,你放心,待你投胎归来,我定在村里的枇杷林里等你,然后与你,再来一腿儿。”

  旁边,刘琳娜再也受不了了,在狠狠的踹了陈楠一脚后,嚎啕大哭的驱车离开。

  陈楠想去追,但他的两腿儿哪赶得上有四个轮儿的奔驰?

  捂脸,陈楠痛苦万分道,“良人,你不小了,那小时候的事儿,咱能不当真吗?”

  “不好意思,我为人比较严肃,当真了。”

  “那你这次来京都,就是为了拆散我和娜娜?”

  拆散?

  辛良人摇头,明显的,她都不知道这回事儿。

  忍住吐血冲动,陈楠看着她,问道,“那你来这儿,是?”

  “陈楠啊,你也不小了,那小时候的事儿,咱可不能当真,所以……”

  听到这,陈楠不解的皱起眉,“所以什么?”

  “所以,不要过多纠缠我,毁我声誉,不然,我会很难嫁出去的!”

话音落,陈楠宛若吐血三尺般,虚至倒地不起……

在离学校正门不远的靠边处,一辆军区牌照的悍马H3正如同一酣睡的雄狮,即便没有任何动作,却也有着让人不敢靠前的威严。

  “首长,你这侄女够能耐啊!我都听的一愣一愣的!”

  无视孙小斌感叹,坐在后座上,拥有狭长眸子的男人将车窗摇上来,沉稳开口,“跟上。”

  “是!”

……

京都很大,却没有盐水村依山傍水的土坯房,没有高高堆积起的稻谷堆,更没有老黄牛和小山羊。

  这里有的,是一条条宽阔的马路,一栋栋高楼大厦,还有那一个个漂亮的姑娘。不说盐水村了,就拿盐城来说,这里新鲜与刺激,完全不在一个档次。

  走在霓虹灯闪烁的绵长小道上,辛良人不知道去哪,在和陈楠告别后,她没有去找司机,而是朝相反的方向走去。

  要不,去买点药?

  兰嫂的两颗安眠药,换了将近十个小时优质睡眠,所以,为了能够睡得好吃得饱,良人决定了,去药店买点安眠药。

  找到家不起眼的小药店,辛良人推门而入,直截了当道,“阿姨,来瓶儿安眠药。”

  结果,不等药店里的阿姨开口,辛良人就感觉到身后一股阴冷气息袭来,紧接着,她的衣领被人给揪住,整个人双脚离地……

  像丢麻袋一样,辛良人被丢到车上,剧烈的撞击让她头昏脑胀,任督二脉与嗓门启开,“抢劫啊!救命啊!强……”

  “闭嘴!”

  “你他妈都要强奸老娘了,老娘还不能嚷嚷下啊……呃,三叔?”

  按照惯例,白九掏出一根烟咬住,然后点火,呼出烟雾,“不是说小时候的事儿,不当真么?”

  辛良人懵圈儿,“啊?”

  “你还小,脑残到随便抱一棵杂草就以为是价值连城的人参,情有可原,但瞎了眼,就是事实。多年后,你无意中想起今朝,都会觉得自己当时的眼光和做法,荒谬到可笑。良人,你的未来还很漫长,所以,不能停留在原地被杂草迷惑,你需要往前看,朝前走,多看多问多学,以此来丰富自己的人生和阅历,否则,白活那么多年,白吃那么多饭,白长那么高个儿。”

  真是天落红雨,一向寡言少语的白九,居然张嘴吐这么多词儿出来。

  不过,听了他的话,辛良人越发觉得郁闷,“啊?”

  “一句话,因失了恋就寻死觅活的人,没种,我看不起。”

  辛良人了然,闹这么半天,感情白九以为她要自杀!

  如此,那就好玩了……

  低着头,辛良人轻轻将自己的脑袋瓜靠在白九的肩头上,然后低沉着嗓音,问道,“三叔,你都看到了?”

  “嗯。”

  “他叫陈楠,盐水村人,是我小时候唯一的玩伴,上次咱们出村时碰见的林婶,就是他妈。”吸吸鼻子,良人顺势将身子往白九怀里送,“我被人欺负,他帮我欺负回去,我肚子饿,他从家里偷拿白面馒头。还记得,我第一次来月经时,不懂,便拿着锄头去地里挖坑,准备给自己准备后事,他知道了,就跑去村里的小卖部给买了包卫生巾,然后手把手的教我,完了还嘱咐我多休息。”

  “三叔,你知道吗?除了姥姥,就陈楠对我最好了。他说,他会给我幸福的,还让我等他……”

  不知道为什么,傍着原子弹都能打盹儿的白九,眼下,因为辛良人的关系,居然上半身僵硬到不能动弹,只能简单附和,“嗯。”

  指缝中的烟,都快燃到手指了,还浑然不知!

  “他学习成绩好,先后被保送去了盐城最好的初中和高中,然后又考入了京都最好的大学。而我,在盐水村里拼了命的挖草药,然后趁着赶集的时候去县里的药店,兑成钱,一毛两块的存起来,每月雷打不动的给他寄生活费。可是三叔,他好像拿着我给他寄过去的钱,买了一个包,送给刚才那个女人。”

  “三叔,我想哭,抱抱我好吗?”

  安慰人这事儿,白九没多少经验,而且,辛良人说那么多,他也只觉得是个屁大点的失恋。不过,他最后还是按照辛良人的要求,伸手将其搂住,生硬道,“哭吧。”

  “我想哭但是哭不出来……”

  “唱。”

  辛良人囧,“……”这厮怎么不按套路出牌?

  正当辛良人在罪恶的贪念的驱使下,伸手在白九精壮的胸膛上,疯狂的揩油时,后者身上的电话唱起了歌。

  然而,辛良人厚脸皮当作没听见,继续摸啊摸……

  自己送上门的,岂有不摸之理?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指数:★★★★★

娇妻难训》已出全文

如想免费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简书文学 回复:《娇妻难训》 即可免费阅读全文《娇妻难训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tianmiqingge.com/?id=3795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